《后翼弃兵》介绍与大纲

如果必须付出一切方能获胜,你还剩下什么?美剧后翼弃兵》记叙一位年轻的西洋棋天才如何从孤儿院一路登上世界舞台。然而,天赋异禀却得付出代价。本剧改编自沃尔特·特维斯 1983 年出版的开创性小说 The Queen’s Gambit ,由安雅·泰勒乔伊主演,2020 年 10 月 23 日在 Netflix 上线。

《后翼弃兵》预告

《后翼弃兵》剧情评论

在看网络一些介绍时,说这部的女主以喀药的方式来获得天花板出现棋盘的能力,让我以为是类似电影”药命效应”那种方式的错觉,结果人家只是借由药物来获得放松,虽然说这样是喀很大没有错。但看到结局就知道,贝丝只要在自己真正放松的情况下,不需要通过药物跟酒也能在天花板出现棋盘,这部分我们晚点再谈。

首先要说这个小贝丝演的真好,完全不输给长大版的贝丝。她的原生家庭让她一直身在紧绷的环境中,变的焦虑不爱说话与自我封闭,环境让她一直无法放松自己的身心。偶然间他看见工友在玩西洋棋,所以开始对这个游戏感到好奇,就在她那个晚上喀药后,第一次在天花板上出现了棋盘,并且她发现自己可以通过棋盘仿真对手的各种走法来自行复盘对弈,以及背棋谱的方式来进化,并推算对手未来会走的棋路。

这种深度学习的方式跟上面说的深蓝其实是同个样子。深蓝当然花了八年研发,输入了人类已知的 200 多万局棋谱,让他可以推算出对手未来可能会走的 12 步棋,而人类大概就 10 步。所以说贝丝就是深蓝的概念,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他击不倒的对手。虽然我们现在很容易了解这个逻辑,但重点是这部小说是 1983 年出版,而深蓝是 1997 年才击败世界冠军,虽然人工智能这名词在 1956 年就开始出现,但不得不说小说作者仍然具有很丰富的想像力,才能将贝丝直接升级成深蓝。同样的深蓝也曾经失败,最后获得了胜利(误

在了解剧中女主贝丝的设置后,我们来看看每一段故事的过程。首先在孤儿院的部分,叫小朋友吃维他命就算了,镇定剂也要吃是不是太扯,我还以为会出现虐童的恐怖孤儿院电视剧。还好故事中孤儿院的那些员工人设还没有到变态的程度,不然这部剧大概就歪楼了。在她离开孤儿院后,只有曾经寄信回来借过十美金,而且后来也没有还?直到他当初启蒙老师薛波离世才又回到这间孤儿院中。

后来发现薛波一直有在关注她的发展,看见合照才放声痛哭。说真的她没有报答真有点说不过去,但这是她迷失自我的人设没办法。最终她在俄罗斯比赛时向媒体提到了是威廉薛波指导她西洋棋,这也是她那时唯一能对这位启蒙者表示感谢的方式吧。而她与乔琳也是离开孤儿院就没连络,我觉得她跟薛波先生蛮像的,在打壁球时乔琳说曾经有段时间,贝丝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我想薛波先生那几年的搜集也是同样心境吧。

接着是领养贝丝的妈妈这段,首先她跟贝丝的心理问题是不同的,虽然都在喀一样的镇定剂。我不确定她是因为他老公变成这样,还是因为变成这样他老公才老是往外跑的,但那男的看来很难相处所以我比较倾向是前者。在贝丝开始在比赛中赢得奖金后,她才暂时找到人生的出路,尤其在听到要去巴黎时,虽然很可惜她没有熬到那个时刻。在这段过程中有几段我一直以为她会跟贝丝吵架,但出我意料之外的都没有,唯一的那次也在车上很快的牵手合好。可惜妈妈在墨西哥的那位笔友,最终也跟他老公一样出差去,我想这对她心理是非常大的打击。

在《后翼弃兵》前期比赛过程中通常看的不是比赛,而是旧时代对女性的歧视。不管是小说设置的 60 年代或是小说出版的 80 年代,都是美国女权运动发展的过程。不过这部剧虽然有把这些问题点出来,但并没用情绪化的方式去争取或反击,只是让贝丝用胜利不断的打他们的脸。在墨西哥比赛遇到的俄罗斯神童时最后的那句话,假如你 16 岁赢得世界冠军,接下来的大半辈子要做什么?我本来以为这句是作者埋的一个梗,但看到结尾贝丝自己也没有告诉我们答案,似乎只是反映他们当下的人生中都只有西洋棋这件悲哀的事而已。

至于其他男棋友的复杂关系,我觉得在过程中大家都很想帮助她,但她还是只想要借由药物跟酒来追求成功与逃避失败,直到看见卢申科在封盘后与博戈夫等俄罗斯棋友在讨论棋局,又在博戈夫封盘时接到来自于美国男棋友们的电话,才发现原来大家还是很愿意也想要帮助她,在下决心先后戒掉了酒和镇定剂后,这时候她才能够真正接受别人的善意吧。

与博戈夫的对弈,共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在墨西哥的初次战,刚开始贝丝状态还是可以的,但受到博戈夫的攻势与闪光灯打扰后整个人就开始紧张,而妈妈没有到现场来观战让她心理也受到了影响。很像是回到刚开始在地下室与薛波先生下棋的状态,越下越觉得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最终回忆起薛波先生翻他棋子叫他认输的画面,贝丝在实力完全被碾压的状态下不甘心的认输。

在巴黎与博戈夫的第二场对战,本来戒酒戒的好好的但突然被找去喝酒就整组坏掉,直接让之前与朋友共同的努力全部白费。在喝醉酒前的比赛还是看的出来贝丝很认真想赢,如果没喝醉酒的话搞不好有机会可以在这场比赛就胜利。但最终胜利没有到手,反而是沉沦先来。在比赛后贝丝透露出的又是不甘心又内疚的眼泪,她应该是觉得自己辜负了朋友们的苦心吧,回美国后就直接住进了地狱中。

与博戈夫来到最终战,在前一夜可以看见小贝丝与原生妈妈的最后一段故事,应该算是回到贝丝心理创伤时期的那个阶段吧,也许这么多年的经历她终于过了那个坎,不再需要通过酒以及镇定剂来生活。当然,戒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这边先讲一下贝丝下棋的习惯,当她单手碰嘴巴就表示对手很烂她在虐菜,当她有自信的时候双手是撑着下巴,当他在移动棋子时她另一只手会碰脖子代表她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正确,当她紧张、焦虑和疲劳则是双手抓脖子。

后翼弃兵

后翼弃兵

后翼弃兵

后翼弃兵

在封盘后的第二天,贝丝就已经没有任何额外的手部动作了,她身上没有自信、骄傲,也没有紧张、不甘与悲伤,所以她不需要吃药也能够在天花板上看见棋盘,她在这一刻已经真正成为「深蓝」,那一部超级电脑 放下所有情绪,也称为静下心来的人。从这个结果来看,其实贝丝从来就不需要通过喝酒吃药来获得天花板的棋盘,这一切都只是她以为她需要。那个阻止这一切的障壁是来自于自己,那面墙就在小时候受到原生家庭影响小贝丝的心里。

我想每个人的潜意识多少都会被小时候生长过程与环境所影响,心中应当都有像贝丝一样的那面墙,但每个人缺乏的那部分却又不同,或许我们都可以找时间停下来问问自己,心中的那面墙是什么?生命中的酒与药是什么?要如何才能够真正的静下心来。也许某一天,属于自己的天花板棋盘就会出现。而最后贝丝下车去到公园,可能也代表着她终于能过着与平常人一样人生了吧。

延伸阅读